从负债百万到年收5亿,江西90后靠卖蛋糕,登上福布斯榜

作者:知识 来源:知识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24-06-20 12:47:03 评论数:

|王卓霖

在拥挤的从负烘焙赛道,KUMO KUMO是债百一个特别的存在。

2019年,年收KUMO KUMO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,亿江专注于手工、西后现烤芝士蛋糕。靠卖品牌从门店装修、蛋糕登上产品包装,福布甚至购物小票,斯榜均采用高饱和度的从负橙色,被网友称为“芝士蛋糕中的债百爱马仕”,又常常因为排队过长被吐槽“出餐效率低”“饥饿营销”。年收

今年初,亿江品牌开放合伙人的西后消息不胫而走,被业内人士关注。靠卖公开资料显示,品牌单店月均坪效超9万元,创下餐饮坪效的新纪录。截至目前,已有30多家事业合伙门店开业,KUMO KUMO拥有直营和合伙人门店已有100多家。

品牌背后的创始人姜浩文同样极具话题性。他曾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攻读信息学硕士学位,入选2021福布斯中国30 Under 30榜和2021胡润百富Under 30s。

在“学霸”和“精英”人设之外,姜浩文对创业格外痴迷,不排斥尝试各种赚钱机会。他卖过手机、做过家教、摆过地摊、开过网约车等等。大四的时候,他靠卖海鲜赚到人生第一个200万,在深圳买了房;24岁带着百人团队,操盘流水过亿的创业项目。10年创业过程中,数次绝境逢生。

如今,芝士蛋糕品牌KUMO KUMO年营收超5亿元,已完成数千万人民币Pre-A轮融资。姜浩文还创立了椰子鸡火锅品牌“23度不太冷”和手作瑞士卷品牌“the Roll'ING”。

前不久,《天下网商》在上海苏州河边的一栋百年建筑里专访了姜浩文。他希望百年品牌能在百年建筑中诞生,所以选择了这里作为办公地点。访谈中,他回顾了多年创业历程,分享了所获得的“手感”:如何找到差异化产品和定位,运用“自传播”营销撬动精准人群,以及烘焙品牌的制胜壁垒等。

对于品牌定位,姜浩文早就定好了三部曲:1.0是KUMO KUMO等于芝士蛋糕;2.0是KUMO KUMO等于芝士零食/芝士甜品;3.0是KUMO KUMO 等于芝士烘焙。“现阶段是现做芝士蛋糕品类的全国NO.1。”

赚到第一桶金200万

1992年,姜浩文出生于江西鹰潭的一个普通家庭,父母长期在外地做餐饮生意。正因为知晓经商的艰辛,家人直到现在都不太支持他做餐饮,更希望儿子成为一名“体面高薪的会计师”。

但是,“经商的血脉”还是在他大学时期“觉醒”了。

2010年,姜浩文考入中央财经大学。“从一个五线城市到一线城市,对比同学们吃的穿的,心里落差非常大。”他坦言,“直接从自负到了自卑”。这种状态激发了他对创业的渴望。他去做家教、卖手机、当台球教练,尝试各种赚钱机会。

有一次,他在南锣鼓巷发现了商机:大多数地摊上卖的是景区“标品”,少有个性化的东西。当时同学们流行给手机挂挂件,他就到江西景德镇采购了一批陶瓷挂件,也在南锣鼓巷摆起了地摊。每个挂件售价10元,两个暑假让他“赚了大几千块钱”。

姜浩文复盘那次经历,主要胜在差异化的产品优势,避免了与周边商家陷入“价格战”,并结合当时的消费心理和需求给出了相对合理的定价。“即使利润率非常高,在当时的场景下,消费者愿意花这个钱来产生购买行为。”

这些早期的商业思路,帮助他在下一次创业中,真正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2013年暑假,他来到深圳。他第一感觉“这里遍地都是机会”,“街上没有走路的,都在跑步”,而且深圳夏季闷热,在他看来很适合做夜宵摆摊,便决定试一试。

他在海鲜市场楼上租了一间工作室,从1688采购了麻辣香锅底料进行调配,打算卖夜宵市场的新品:新奥尔良风味的美式辣卤海鲜。他坦言,“我也没去过美国,也不知道该是什么味道,就自己研发,觉得那个口味好吃就卖了。”他一个人承担采购、销售、洗菜、厨师、客服、外卖等全部环节。

差异化的产品之外,辣卤海鲜走的是高端化路线,每份定价300元-400元,远高于当时夜宵摊的人均消费水平。同时,产品包装有别于其他商家,比如打包袋的绳子用的是“爱马仕橙”的颜色。

万事俱备,他却迟迟等不来东风。15天过去了,销量平平,5000元启动资金也很快就要见底。最后,一条微博营销帮助产品“起死回生”,让他看到了内容营销和裂变的势能。

姜浩文至今还保留着那条微博截图,“深圳最贵最牛的外卖” “外卖中的‘爱马仕’”“传递全新概念海鲜小吃”,这些话题性字样借助互联网迅速扩散发酵,引发了吃货们的好奇心。“切中了一大批价格不敏感人群的消费心理。” 他说,“那条微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产生了60万元的转化。”

后来,辣卤海鲜风在深圳吹了一年又一年。尚在读大四的姜浩文已经拿着赚到的200万元,全款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子。

大起大落后重操“旧”业

如果不是被曾经的同僚“架”在墙上威胁,姜浩文可能不会创立椰子鸡火锅和KUMO KUMO。

大学毕业后,姜浩文去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攻读硕士学位。在国外,他尝试了更多工种,做餐馆后厨、送外卖、接送孩子、做台球教练等,赚出了生活费和学费。“只要你愿意弯腰,到处都是机会。”

学成回来后,他选择了离老家最近的大城市上海,并先后去了金融、证券、保险行业,月工资从几百元涨到近6000元,但最后还是离开了。辞职原因主要是想尽快买房,“原先的收入很难实现”。

“我觉得这个世界上,创业能成功的有两种人。一种是超级天赋型选手,占比1%;其余超90%的都是因为没钱被逼的,我就是属于被逼的。”

2016年,他负责牵头做一个电子屏创业项目,就是与商场合作大屏项目。公司从他一个人发展到200人,从团队架构到商业模式,全部由他主导。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。”

新项目一路跑马圈地,前后累计投入过亿。但发展到2017年6月,受母公司暴雷影响,项目没了“输血”,而且市场对新项目出现了“信任危机”,推进举步维艰。团队直接收缩到20多人,从高大上的徐家汇办公楼挪到了一处偏僻仓库,只剩下几十块电子屏固定资产。

为了填补日常运维支出,姜浩文卖掉了深圳的房子,700万房款投进去后一个月就用完了。他白天继续辗转于商场物业谈合作,晚上就去开网约车赚钱。一天深夜,他接到消息,说仅存的几块电子屏要被几位“同事”搬走“抵工资”。他赶到后,被情绪激动的同事逼到墙角,“架”在了墙上。“原本谈好的一个项目也黄了,他们搬走的不仅仅是设备,更是最后的希望。”

他在仓库思考了三天两夜。他说这件事拉大了他的心理承受阈值,“到今天为止,我都没有再被任何创业风波影响到。” 出仓库的时候,他决定重拾最有手感的餐饮创业。

他总共向银行、家人、朋友借了230万,在上海一个被认为犄角旮旯的地方租下铺位,于2018年6月开出了第一家“23度不太冷”海南椰子鸡火锅店。

在上海本帮菜市场,他以椰子鸡火锅为差异化产品切入。用海南文昌平均气温23℃来命名,并将餐厅刷成了纯白色,适合消费者拍照打卡,这些体验都有别于其他火锅店的配置。同时,火锅店请来大批小红书和抖音的美食博主来吃饭,用内容营销来实现破圈。据介绍,火锅店运营了6个月就回本了,目前已有6家直营店,单店年营收超2000万元。


姜浩文

KUMO KUMO年营收超5亿

为什么又做了KUMO KUMO芝士蛋糕?姜浩文称,2021年,芝士占中国乳制品消费量约3.9%,而日本是39%,韩国有41%,北欧能占到90%。“芝士在消费者心中的价值感高,而且烘焙赛道有非常大的增量空间等着我们去拿。”

10多年前,芝士类产品曾在中国市场红极一时,带火了一批初代烘焙网红品牌。比如芝士蛋糕品牌“徹思叔叔”,在2013年开出中国首店后迅速扩张;堪称“烘焙网红鼻祖”的马来西亚品牌“食之秘”,因为大理石芝士蛋糕系列俘获了众多消费者的味蕾。期间崛起的还有宜芝多、贝斯客、LADY M、OPEN OVEN等品牌,都推出过芝士相关产品,帮助品类实现市场教育。

但受到同质化竞争、新中式烘焙品牌冲击、山寨、品牌老化、资金链断裂等因素影响,不少品牌倒在了2020年前后。徹思叔叔于2018年闭店退出市场,食之秘在2019年全线关停,LADY M于2022年退出中国市场。

那几年,烘焙赛道大浪淘沙,KUMO KUMO关起门来做产品,期间还吸纳了徹思叔叔的研发人员,共同研发了20个月。2019年,KUMO KUMO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。目前品牌直营门店70家左右,年销售额超5亿元。

在KUMO KUMO上,姜浩文倾注了此前一次次创业时攒下的经验和教训。

第一,聚焦底层差异化逻辑,形成供应链规模壁垒。KUMO KUMO采用单品烘焙店的模式,聚焦在5-8个SKU,数量约为综合烘焙店的1/10。这一方面能加深消费者的品牌认知,将KUMO KUMO与芝士蛋糕划上等号;另一方面品牌方压缩产品毛利空间,让利于消费者,提供更具性价比的产品,提升销量,以此形成供应链规模壁垒。

第二,打磨极致坪效。近年来,团队一直在探索成熟的可复制的标准化店型。比如砍掉堂食空间,降低租金成本和堂食运营风险,以小面积换得高坪效和高业绩。据悉,2023年KUMO KUMO单店业绩突破千万。

第三,重新定位“产品”,形成一套可识别的品牌符号。姜浩文说,产品是核心,KUMO KUMO的产品不只是芝士蛋糕,还包括产品包装、门店视觉、动线、员工服务细节等,整个门店都是产品。

在视觉上,KUMO KUMO采用了高饱和度的橙色作为主色调,从门店设计、产品包装到小票,全是橙色,给到消费者感官刺激;门店设计成全透明玻璃,公开每个制作细节;在服务上设置了不少细节,比如员工要双手递出产品,撕蛋糕皮时若让蛋糕破损,将不再销售,每一炉蛋糕里必有一个满印的“盲盒隐藏款”,蛋糕出炉后会有摇铃烙印仪式等。

这些投入帮门店拉高了顾客捕捉率,KUMO KUMO约为4%,是行业均值的4倍。相当于每经过店门口的100 个人中,有4个人会进店。

第四,依靠微信私域做“自传播”营销。姜浩文认为,“自传播是最有效的病毒式营销方法”。消费者只有将产品发到朋友圈,才能实现口碑营销,获得裂变价值。这背后隐藏着“炫富逻辑”,炫的不是贵的东西,而是炫我有你没有的东西。“这套逻辑适用于从0-1和上新的时期。”

找到品牌溢价之外的壁垒

过去3年,中国烘焙市场又进入新一轮群雄逐鹿时代。

以虎头局渣打饼行、墨茉点心局为代表的新中式烘焙品牌,门店常常爆满,获得多轮融资后,传出“单店估值过亿”的说法;细分到新中式糕点类目,鲍师傅、泸溪河桃酥等品牌打破地域局限,在全国开出分店。其他的还有主打大单品的轩妈蛋黄酥,以电商平台作为销售主阵地而出圈等等。如今,这些网红品牌的发展呈现两极分化,有的收缩战线、黯然退市,有的依旧长红、却不敢懈怠。

深究原因,首先与高度竞争的市场环境有关,赛道“新秀”不断涌现、跃跃欲试,刺激着消费者随时倒戈,这就需要品牌具备差异化优势,守住产品壁垒:其次,品牌依靠资本“输血”铤而走险,若没能找到一套标准化模式,来平衡成本和利润,大概率会让品牌走向昙花一现的结局。

对此,KUMO KUMO用三年时间做了一件事,类似于“打地基”,即跑出一个极致坪效的门店模型。目前单店月均坪效超9万元,在业内处于较高水平。

姜浩文认为,消费品最终比拼的还是效率。而线下品牌的消费壁垒在于渠道,渠道就是效率。以农夫山泉为例,吨位意味着地位。供应链端的规模将成为品牌溢价之外的关键壁垒。

这也是今年KUMO KUMO开放合伙人的主要原因,品牌需要足够多的门店体量来承载并实现更大的供应链规模,达到极致效率。反映到产品端,就是极致的性价比。同样也能给到合伙人更多的利润空间。

据介绍,2024年KUMO KUMO最重要的任务,是争取0闭店率和开出优质门店。KUMO KUMO平均回本周期为8-10个月,但我们对优质合伙人店的衡量标准是六个月内回本。

姜浩文的办公室挂着一些画,有拿破仑、有山水画。其中一幅描绘的是一个人行走于山峰之间的独木桥。创业是一场孤独的旅程,必须要经历一些挫折和困难,方有机会走到彼岸。



以下为专访内容,有删减:

被同事“架”到了墙上

《天下网商》:电子屏创业项目是什么?

姜浩文:当时对标的是分众传媒,他们瞄准的是梯媒,我们瞄准的是商场大屏。如果能发展到现在,也是一个很大的渠道。分众的框架里,是付给楼宇租赁费用,不管是小区还是写字楼,每个月要付2000元到3000元的费用。那我跟商场合作,就投一个硬件,加上实施费在15000元左右。后来有了“明厨亮灶”的官方需求,我就承接下来,把30%时间用来完成民生工程,剩下70%时间放广告。相当于,我花了15000块钱的一次性投入,买到这个渠道,70%时间能卖广告。

《天下网商》:这个项目的运营难度在哪里?

姜浩文:这个项目看着很性感,但如果你没卖出去广告,全都没用。后面虽然我有卖出去广告,但没有江总(江南春)那么强,他一个人承担起了分众50%以上的销售任务。他在这方面能力可能是我的几何倍数,我非常佩服他。再就是,运维成本没想到那么高。我是用智能摄像头,把虚拟现实和正常现实两个结合。消费者在广告屏面前,可以玩游戏,赢奖品,关注公众号后还能收到实体礼物。整个链路是通的,有一定广告规模效应,但还是销售属性更强,我并没有那么强的销售能力。

《天下网商》:项目失败的关键原因是什么?

姜浩文:最重要是资金断裂。在共享时代,大家跑马圈地,我们当时的指标是每个月要花多少钱,不是每个月要赚多少钱。每月运营费用是300万元,固定资产投入在1000万元。母公司暴雷后,社会资源全部离你而去。当时公司还不能自我供血,发不出工资,租不起办公室,被物业赶走。广告费从50万/单,跌到5000块钱,哪怕给1000块钱我都要。后来搬去了仓库,条件非常差,水泥地、没窗户,我们冬天睡在那里其实还挺冷。公司又撑了半年。我还是希望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,所以把深圳房子卖掉,来垫资这家公司。其实我没有义务,公司欠我钱最多。

《天下网商》:当时被同事架在墙上?

姜浩文:2018年1月,有二三十个人的工资没发完,可能每个人还差个几千块钱。我那个时候就开滴滴,赚个小两万块钱,然后发给大家。他们叫来了货车,把公司最后的资产给运走了。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感觉一腔热血被狠狠摔在了地上。我过去,他们把我架在了墙上,我当时特别愤怒。那些设备对我来说是最后的希望,可能靠这些屏幕来扭转局面。我就在那个地方待了三天两夜,没有睡觉。我在思考自己的过往,思考自己的人生,思考自己。

《天下网商》:思考完了之后有答案吗?

姜浩文:有答案了,就是他们没有错。他们作为社会人,家庭一份子,这是非常正确的决定,所以我自洽了。从那天起,到今天为止,我没有被任何的创业风波影响到,内心没有产生过非常大的波澜。很多公司或同事遇到了当下觉得不可逾越的鸿沟,或者说非常大的挫折和困难的时候,我会跟他们说,你往后六年、六个月,甚至三个月,你回头看,都不记得这件事。这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小小的曲折。

“正在享受毒药的价格”

《天下网商》:为什么开了椰子鸡火锅店?

姜浩文:电子屏项目结束后,当时就没钱了。有三条路,第一是做区块链,朋友觉得我的专业背景挺适合做区块链的;第二个就是回到金融公司,拿个15000元到20000元的工资;第三个就是考公务员。最后我选择了第四个,做些脚踏实地的实体经济。当时觉得潮汕牛肉在上海被验证了,椰子鸡在上海没被验证,就决定做这东西。

《天下网商》:火锅门店是怎么爆的?

姜浩文:这家店投了230万元,第一个月赚了8000元,第二个月赚了1万元,相当于亏钱。第三个月在小红书爆了,第四个月在抖音上爆了,抖音上这个门店的播放量超过1亿次。我想到的就是供需关系,小红书博主要吃饭、要爆文。你就请他吃饭,又让他产生爆文,因为你的空间拍照很好看。

《天下网商》:当时跟抖音是怎么合作的?

姜浩文:那时候就想,怎么样让消费者通过抖音去吃饭,而不是消费者通过抖音去买套餐。就是消费者我们店里来,拍一个抖音视频,发布到平台上,我给你算便宜一点,很底层的逻辑。我们会教客人怎么拍,才能获得流量。抖音看到后,就请了四五个千万粉丝级的博主来拍,我们一分钱没花。后面连抖音的开屏页都是我们,整个流量外溢,全城人都看到你了。中午1点已经取不到晚上的号了。上海是两千多万人,一个月到了1亿次流量,后面结合平台弄了一个爆品叫“名花有主”,曝光量超过30亿次。

《天下网商》:第一家椰子鸡火锅店现在怎么样了?

姜浩文:活得还挺好。六年了,当时签了个毒药合同。打个比方,房东说要十块钱,我说太贵了,租不起,想要七块钱。房东说可以,但你到第六年要13块。我想着能开两年就不错了,到时候顶多赔个押金就走了。没想到,现在正在享受毒药的价格。

“只有供应链才会是一个长期壁垒”

《天下网商》:你心目中模型最好的店是什么样的?

姜浩文:我们的第一家店。一是伙伴好,因为有人排队非常爆的时候,伙伴也是乱的,东西也会乱。这家店伙伴已经熟悉了三年多,所有的动线和制作都非常熟练。二是消费者不用排队花那么多时间去购买,体验更好,产品稳定。第三个是财务模型好,他并不需要非常高的营业额,这家店只有19平米,一个月能做到八九十万。

连锁的本质,其实是一家你看上去业绩平平,但它能够长期稳定经营,能够有一些持续利润。我觉得这才是更稳定的事。



《天下网商》:KUMO KUMO的壁垒是什么?

姜浩文:供应链。我的线下门店没有座位。为什么?我租20平米跟租100平米,房租是一样的。但我不要100平米的店面,我就要20平米的。因为但凡有座位,就有服务成本。座位上有一张餐巾纸没被拿走,消费者的印象就是不卫生。所以我就给消费者提供纯零售场景,带走。我的产品毛利不高,我更注重净利。如果产品毛利高,我就没有壁垒。毛利高五个点,我就给竞争对手留了五个点空间。他只要降五个点,就可以把我打掉。我们现在这么大的规模,在现做芝士蛋糕品类已经是全国的NO.1。我这么大的供应体量,如果你还能比我降五个点,要不就是自带筹码入场,要不就是不想挣钱,只有这样才能击溃我。因为供应链是我的壁垒,任何的产品、包装、品牌,这些都不是壁垒。只有供应链才会是一个长期壁垒。

《天下网商》:这是今年开放合伙人的原因?

姜浩文:是的。思想转变最重要的原因,在于我们把模型给跑通了。就是我的财务模型跟商业模型,这两个东西跑通,我的投资回报率就能相对清晰。如果我没有算清楚这个账,就放合伙人门店,就是割韭菜。我们今天大概能知道,他开到哪个城市,开到哪个商圈,大概能有多少营业额。然后通过三年多的时间,把营运管理体系给建立好。徹思叔叔当年最大的问题在于他只有六家店的时候,放了300家店。当你只有六家店的管理经验的时候,凭什么会认为能管理好300家合伙人门店。我们今天一定要克制,因为管理合伙人门店比管理直营店更难。

《天下网商》:管理合伙人门店有哪些难点?

姜浩文:原来我们管理的是一帮直营的伙伴,要背诵企业文化价值观。今天你管理的是一帮合伙人门店的伙伴,他能看企业文化价值观就不错了,他内心不愿听你的管理。这个时候就要去思考,如何让他们做得更好,让门店更有效率,让他们提供更好的产品给到消费者。我们的优势是营运体系加上产品和品牌,他们的优势是责任心,因为跟他们的关联性更大。这一步有两个环节,一是要让合伙人赚钱;第二步是让合伙人赚钱的情况下,开更多门店。开更多的门店,我们才能具有更高的供应链的溢价。供应链议价的时候,我们才能把价格降得更低,给到所有的门店。最终给到消费者更好的价格,是这样的一个增长飞轮。

“平均净利润在25%左右”

《天下网商》:KUMO KUMO门店的平均利润是多少?

姜浩文:全国平均业绩大概在每年800万元-1000万元,门店大概在28平米左右。租金成本大概在10%左右,人力成本在11%左右。平均的净利润在25%左右。

《天下网商》:线上渠道如何布局?

姜浩文:2024年重心会放在抖音跟小红书,但淘宝会成为成交的地方。新品芝士小脆是2023年上线的,一个品月销1000万元左右,主要在线上销售。

《天下网商》:KUMO KUMO的对手是谁?

姜浩文:好利来是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榜样,但跟我不是竞争对手,因为完全不一样。因为他的逻辑在于电商,不在于门店。我的现阶段逻辑在于门店可复制,他的门店不可复制。他的店员和投入模型比较重,但那也是壁垒。然后他是一个沉淀这么久的品牌。我觉得在这个行业,好利来和鲍师傅都是非常好的,但鲍师傅不会做加盟,就是他不会做裂变。

《天下网商》:KUMO KUMO现在到了什么阶段?

姜浩文:我觉得才刚开始。烘焙业这几年发展非常好,大盘一直在上升。因为大家工作节奏越来越快,一定会追求更快速的饮食习惯。现在在一线城市或者说一些新一线城市,早餐的西式化已经开始慢慢形成,就是吃面包、吃可颂这些,包括贝果。

《天下网商》:为什么又做了瑞士卷?

姜浩文:我们来做the Roll'ING,是发现(赛道)一点都不卷,完全没有人做。烘焙是一个餐饮零售化的东西,但手作是一个零售餐饮化的行为。我们不是工厂出品,是现场手作,完全没有竞争。而且门店也过得非常好,30平米的门店半年做了将近1000万元业绩。但它的体量有多大,我不知道,并没有上升到非常重点的战略。核心原因在于,the Roll'ING的供应链和KUMO KUMO的供应链是复用的,会有供应链优势,才会做这个品牌。the Roll'ING现在还在创新业务,商业模型的跑通需要很长的时间,今天the Roll'ING 的坪效业绩都是行业的第一名,但是不重要。就是单店业绩有多高都没有意义。

今天的烘焙业是2017年的茶饮业

《天下网商》:怎么解释之前你提出的自传播?

姜浩文:自传播背后是分享。我认为现在最好的平台是朋友圈。今天如果你的产品能够被消费者发到朋友圈,他的朋友看到产品后,一定比他在抖音上看到陌生人发的这款产品更有吸引力。因为朋友圈是一个更私密的平台。你的产品只要能被发到朋友圈,产品就通,才有真正的裂变价值。今天,小红书和抖音可能成为一个充分竞争平台,或者说更成熟的平台的时候,就很透明了,不像当年有那么多的流量红利了。

分享的逻辑在更底层,可以穿越平台。就是你一定要用分享逻辑去思考,不是说在用平台,我的平台能力非常弱,都不去研究它。我研究更底层的,今天为什么要分享这个?有一个“炫富逻辑”在里面,不是说炫有钱。今天在朋友圈能分享的东西,要不是很贵的产品,要不是你买不到的产品。所以不管是电商品还是做线下消费体验的时候,都会想这个点。



《天下网商》:餐饮界里有欣赏的品牌吗?

姜浩文:今天美国餐饮业的连锁化率可能在70%-75%之间,中国的连锁化率才刚刚过20%,三年前可能才有11%。而茶饮的连锁化率可能在55%,所以茶饮业是领先于整个餐饮业。所以在我们这个行业,肯定是看茶饮业,就是新茶饮这波风潮。比方说有很多好的品牌,喜茶是改变行业的品牌,蜜雪冰城和古茗是一个极致效率背后的非常伟大的两家公司,这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我一直认为今天的烘焙差不多就是2017年左右的茶饮业的水平。

《天下网商》:四五年后,你感觉自己会是茶饮界的谁?

姜浩文:从发展路径来说,肯定是更像喜茶。目前烘焙跟茶饮差距还是很大,实话实说,因为烘焙还没有跑出全国性品牌,一家都没有。因为烘焙行业还是属地化程度非常高,天生的问题在于SKU太多,没办法全国性复制,培训成本很高。

《天下网商》:多年创业让你形成了怎样的心态?

姜浩文:每个人都有高潮、有低落。最重要的是当那些掌声和荣誉声,或者说成功的潮水退去以后,我们还剩下什么?这个非常重要。我觉得有能力的时候,就去消费能消费的东西,因为它能够提高我的认知,用于这个行业。当我没能力的时候,我去街边吃最简单的菜饭、骨头汤,我也很幸福。我觉得人一定能承受得起掌声,也承受得起贫苦的平凡。

最近更新